羽毛球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羽毛球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银龄新宠儿华服大牌们对银发一族的重视是趋势使然-【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3 23:08:07 阅读: 来源:羽毛球厂家

婴儿潮一代(银发一代)将是人类历史上最庞大、最有钱、最长寿的一代老年人。并呼吁:千万要重视老年人这块市场,因为他们已经成为全球经济为数不多的增长引擎。

不久前,运动品牌锐步(Reebok)宣布,“炼出至我”(Bemorehuman.)品牌推广计划将在中国市场正式启动,“中国大爷”王德顺(81岁)、袁姗姗和吴磊三位艺人签约成为其大中华区品牌代言人。

对于“老鲜肉”王德顺,其曾凭借身着特制“棉裤”、赤膊上身的时尚造型惊艳了2015秋冬中国国际时装周,随后迅速在社交网络上走红,获得了超过几万的微博转发量。

事实上,近几年来,时尚大牌已不再专宠年轻模特,相反,奢侈品行业日益热衷于年长的女神形象。当法国奢侈品牌赛琳(Céline)选择了80岁的美国作家琼·迪迪安(Joan Didion)担任其广告代言人时,这一消息迅速在国外社交网络上成为爆炸性新闻,并一度引发狂热讨论。

镜头前的迪迪安,一头银色短发,戴着黑色大墨鏡,金色项链妆点着黑衣,看似沉默,但她不用说话,便宣告了银发一代的独特魅力。

然而Céline 并不是唯一一个敢用上了年纪女星的品牌,随后,作为如今开云集团最热卖的品牌之一,法国著名奢侈品牌圣罗兰(Yves Saint Laurent)签约71 岁的乔尼·米切尔(Joni Mitchell)为其代言,兑现了其不走寻常路的独特个性;Kate Spade和著名珠宝设计师AlexisBittar也将93岁的Iris Apfel推上封面;现年82岁的歌手兼唱片制作人昆西·琼斯(Quincy Jones)已成为意大利奢侈运动鞋品牌巴斯米(Buscemi)的代言人;阿普菲尔也在2016年2月成为澳大利亚时尚品牌Blue Illusion的新一季代言人 。

与此同时,马克·雅各布(Marc Jacobs)选择了66 岁的影星杰西卡·兰格(Jessica Lange)为其品牌代言,并让69岁的歌手雪儿(Cher)为其2015秋冬季系列站台。

LV的代言人Catherine Deneuve也已有73岁。对此,零售研究公司Conlumino董事总经理尼尔·桑德斯(Neil Saunders)指出,零售业越来越向赞美中老年人美丽的趋势发展。“我认为,让一个成熟的人展示自己多么年轻多么美丽,是一件很酷的事情,这在时尚圈也越来越常见。这是对心态年轻的老年人的赞美。”贝恩咨询公司(Bain & Co)合伙人兼公司年度奢侈品报告主要作者克劳迪娅·D·阿皮奇奥(Claudia D'Arpizio)称,时尚行业早已意识到,成熟市场中的婴儿潮一代(如今的“银发一代”)才是品牌的核心客户。

阿皮奇奥还表示:“过去,各品牌努力通过年轻的形象来吸引年长购买者,但现在不同了。这些人的自我意识更强,因此他们不需要更年轻的形象。”她补充道,这一代“正以一种很酷的方式老去”,因此没有必要利用年轻人的形象吸引他们关注品牌。

有钱又有品

那么,时尚大牌对银发一族频频伸出橄榄枝,是基于一时心血来潮的博眼球?还是对时尚趋势的深谙明悟?当然是后者。通常来说,时尚大牌,尤其是奢侈品大牌,往往掌握着时尚界最优质、最丰富、最前沿的时尚资源,他们也常常会把趋势发挥到极致,而对年龄的痴迷本身就是另一种时尚趋势。的确,目前也有充足的经济理由显示,品牌与银发一族的合作是大势所趋。

市场研究公司欧睿国际(Euromonitor)称,目前全球65岁及以上的人口中,有530万人的年收入达15万美元及以上,是收入最高的一个群体。全球著名管理咨询公司科尔尼咨询研究结果也表明,全球在2050年将会有20亿老年人,他们掌握着社会80%的财富。超过60岁的人群将逐渐成为消费者的主力军。

欧睿国际奢侈品主管福乐·罗伯茨(Fflur Roberts)指出:“人口老龄化带来的挑战非常明显,医疗保健、养老金和劳动力等各项开支,对政府来说都意味着日益加重的负担,但与此同时,不断增长的年长而富有的人口也带来了机遇,对奢侈品行业尤其如此。”

就全球来看,欧睿国际表示,美国65岁及以上的高收入人口数量最多,2015年已达到220万人,占年收入15万美元及以上人口的40%。在西欧,65岁及以上人群占年收入超过15万美元的比例最高。欧睿预测,老年人占最高收入人群中的比例将持续增长,这一势头最起码将维持到2030 年,并将因此改变诸多高端时尚行业中的消费结构。

在新兴市场,富裕老年消费者数量也在增长。在所有新兴市场中,中国的富有老年消费者最多。此外,在以色列、哈萨克斯坦、印尼和乌兹别克斯坦,65岁及以上富有人群的数量自2009 年以来也大幅增长,这为时尚企业提供了巨大的市场空间。

不仅有钱,罗伯茨称,老年消费者不再像年轻姑娘那样只是纯粹地追求潮流,不仅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而且往往对自己选择的品牌更加忠诚,通常他们也更愿意为优质产品付出高价。因此,该消费群体对代表传承与工艺的高端时尚产品的需求很大。

很多60岁以上年龄的消费人群也表示能很释然地接受自己的年龄,不会刻意把自己打扮得很年轻,老年本身就是另一种美。在遍地都是年轻模特海报的大街上,Kate Spade 不仅请来了93岁的Iris Apfel,还请来22岁的超模Karlie Kloss,两人的对比的的确确赚足了眼球。

D·阿皮奇奥也指出,时尚界将焦点放在银发一族身上并不仅仅因为他们的消费能力。在她看来,启用年长代言人有助于强调品牌的真实性,当企业要争夺的不仅仅是增长率还包括市场份额时,这一点尤其重要。“我认为这不仅仅是年龄问题,这些代言人的经历和价值观也是原因之一。”

市场待开发

麦肯锡全球研究院(MGI)指出,婴儿潮一代(银发一代)将是人类历史上最庞大、最有钱、最长寿的一代老年人。并呼吁:千万要重视老年人这块市场,因为他们已经成为全球经济为数不多的增长引擎。

不过,商家显然对这一趋势准备不足。原因之一可能是因为现代的商业主要由年轻人操盘,而他们显然不把“老东西们”放在眼里。调研机构fast.Map和InvolveMillennium发现,68%的英国65—74岁的老人发现电视广告卖的东西跟他们无关。但文章认为,更重要的原因在于,老年人被认为是一群难以把握的消费群体。“老”的定义太复杂:六十五岁的老和八十五岁的老是不一样的;老年人之间也出现了分层:有房有稳定养老金的老年人有大把的钱花不出去,也有人老了需要寻求慈善机构的援助(美联储统计,在美国,31%的工薪阶级没有养老金计划或存款)。而且,绝大多数发达国家的老年人压根不服老:61%的人声称他们感觉比实际年龄要年轻九岁。所以,如何摸索出一套针对老年人的商业计划书的确很难。

中国在老年人市场上也鲜有先行者。企业在年轻人市场上争得头破血流,却有意忽视了广大的老年市场。很长一段时间里,一线城市99%以上的大型高档商场没有中老年服装专柜。二线城市的占比也为90%以上。就投放力度看,我国服装行业的知名、龙头企业,鲜有投放老年人服装市场的。而更多的中老年装生产商,则是知名度较小的企业,甚至是小作坊。中老年装也似乎成了“低档女装”的代名词。

当然中国的中老年群体本身缺乏时尚意识。这代人一般都经历了自然灾害所带来的贫穷和饥饿,受过勤俭节约美德等的教化。“彭妈妈”优雅的气质和时尚的装扮之所以被赞,是因为这种时尚的稀缺性。

“在很多生产商看来,中老年时尚女装市场依旧属于低效市场,甚至为了节约成本,会把中老年女装清一色做成大码女装。”韩都衣舍集团迪葵纳品牌创始人叶芳说。

鉴于中国中老年群体不断增长的购买力,部分品牌服装生产商也在积极行动,韩都衣舍依仗柔性供应链,定位为“中老年时尚女装”的迪葵纳品牌,实现了多款、快速、少量、低成本、时尚的市场需求,一上市,就受到消费者的青睐。但就整个市场来说,企业反应仍然有些迟缓,中老年品牌时尚装这一市场的脱节已然严重。

记者也在几个主流电商平台上搜索了中老年女装,呈现的结果也从一个侧面了解到,大部分的中老年商品款式雷同、设计陈旧,与年轻女装相比,时尚感的差距比较明显。总之,银发时尚之路显得任重而道远。

西安有没有治疗白癜风的医院

济南看脱发的医院_济南现代皮肤病医院:毛囊检测的重要性。

石家庄那家医院治疗早泄好

成都治疗儿童身上白癜风的医院那样

游泳对银屑病有影响吗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