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毛球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羽毛球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外派的生活小事3435-【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6:56:29 阅读: 来源:羽毛球厂家

34、体贴的陈依

我们当下的位置,本就距离城区不远。

绕过一座小山丘没多久,便转进了一座高楼和古旧遗蹟,交错林立的城市。

「下一个地点有点远,即使我们赶过去,大概也已经半夜了,乾脆就好好休

息。

「这城市有些不错的景点,你以后有空,应该带女友来逛逛。」

正当我好奇地看着不远处,高架下灰绿斑驳的古城郭时,顾为之也望着车窗

外,用着熟稔的语气,像常客般介绍了起来。

穿过一座座高架铁轨和车道,车速缓了下来,最终停绕进一栋大楼前的载客

车道上。

顾为之一下车,便体贴地接过陈依的小旅行箱。我也不好乾看着,只好勤劳

地接过他的行李箱。

陈依优雅地道了谢,便与顾为之并肩走进饭店大厅。我拖着两个大行李箱,

跟在两人身后,总有种奇妙的感觉。

「我是不是错过了什么,怎么有种电视剧漏看一集的感觉?」

望着前方两人气氛微妙,和之前截然不同的交流方式,绅士和淑女般的自在

与惬意。

检查完证件后,各自回房收拾了一会儿,乾脆就到大厅附设咖啡座,等候另

外三人。

他们三人迟迟未到,我们原本聊着公事,也逐渐变成窃窃私语的两人世界。

两人眉飞色舞有说有笑,我只能嚼着咬烂的吸管,暗骂着三人怎么不赶快回

来。

我正头疼想着,今晚要不识相点,乖乖去和阿生睡时。

原本甜滋滋笑着的陈依,在顾为之分神看手机时,变张脸似地飞快瞟了我一

眼,意思再明白不过了。

陈依嫌弃的眼神,让我打了个冷颤,马上反射性地起身说道:

「呃……那个,外头天气挺好的,我先去附近逛逛,他们到了再打我手机。」

乾笑了两声,二话不说便朝大门走去。

「别走太远呀!」顾为之在我身后喊道。

你不说我也不想走太远,我又不是阿生,大热天的去满足那见鬼的漫游癖。

我才刚走出大厅旋转门,就见对面另一间饭店前,一辆豪华轿车内走出了熟

悉身影,不就是梁若山父女嘛。

连忙躲到路边灯柱后面,看几人恭敬地簇拥着两人,听着梁若山颐指气使交

办差使。

「冤家果然路窄,缘份真是奇妙!」

就在我专心偷看时,灯柱忽然啪地被拍了一掌。

我吓得退了退,转头看去,才发现阿生正咧嘴笑着,后面大、小张则是一脸

疲惫地打着招呼。

「干嘛呢?鬼鬼祟祟的。」阿生一把搭住我的肩膀,朝我看的地方望去。

「看那边!」我马上对大、小张招了招手,让他们也过来「矮矮壮壮那个,

就是今天跟我们抢货的正主,还有他女儿。」

小张一听脸色都变了,瞇着不善的眼神看去:「妈的!害老子白跑一趟的就

是他们?」

「原来是他啊。」大张恍然点着头,也不知是看过,还是真认识?

「啧,被挡住了。小傑,女儿长得好看吗?」阿生认真问着,关心的却是莉

恩的长相。

一肘子朝他胸口撞去骂道:「你也差不多一点,关心重要的事好吗?」

就在我还想多念两句,两张沾了汗水灰尘的脸也凑上来,满是好奇地问道:

「白跑其实也不是啥大事,身材好吗?」

「谁把那几个碍事的NPC移开,拜託!」

看两人的飢渴样,秦月的事才过多久?便叹气回道:

「这不好形容……嗯,如果小陈有90分,那这女的大概是70分。」

五分身材外貌、五分气质内在、五分个性风格、五分敌方扣分。

伸长脖子张望的三人,都哼了个意义不明的嗯,也不知是不是真听懂了……

「原来如此!」「明白!」「很好吃的感觉!」

「什么?」听起人回得不清不楚,好奇地反问他们。

「大胸!」「我想上厕所!」「有嚼劲!」

三人明显想到不同的地方了,只好应付地回了下:

「呃……就是你们想的那样。」反正能当上红牌的女人,也不会差到哪去。

而对街的梁若山,此时似乎与莉恩起了争执,最后两人都气沖沖地走进了饭

店。

「别看了,人都走了,他们还在等你们。」

想起里头的两人,连忙催着三人进饭店,还有正事要处理呢。

在登记完后,顾为之倒是没有急着谈事,而是先带我们到饭店旁的烧肉店。

虽然还不到晚餐时间,但是几人奔波了一天,早已飢肠辘辘,进到店里便迫

不及待地抢起位置,除了陈依。

看我才刚出正门,结果立刻又领了三人进门,陈依垮了张臭脸,先前的淑女

气质烟消云散。

顾为之倒是没有在意,只是吩咐道:「小陈,先点菜,你也饿了吧?」

几欲发作的陈依,听到顾为之关心的询问,怒火立刻熄了大半,只好嘟着嘴

去喊人。

大张看陈依心情不好,好奇地问道:「小陈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虽然

她常这样。

我很清楚状况,偷偷笑着说道:「电灯泡太多,眼睛疼!」

三人没憋住笑,纷纷看向仍正经翻着点菜单的顾为之,看得他的脸,也渐渐

红了起来。

小张一直就没啥顾忌,大剌剌地问着顾为之:

「要不,我等等再敬你一杯?」说着,还真起身要去拿酒。

「顾总,我今晚会去阿生那睡。」我可没小张那么白目,只能憋笑说道。

阿生听我说了,也接口道:「也是,老喝醉,那能有什么感觉?」这神经粗

的……

大张听懂后,却是一副责备的语气念道:

「顾总,小陈是女孩子,你不能老这样,搞得像等人家来强奸你一样。」本

以为他年纪较长,性格应该持重些,却是最直接粗暴的。

四个人听了都忍不住,连连拍桌大笑。

「怎么了,这是?」

带着服务生走来的小陈,看着大笑的四人,不解地问着。

众人笑得开心,但哪敢让陈依知道。连忙抢过服务生手中菜单,便七嘴八舌

地点起单。

陈依一脸疑惑,坐回到顾为之身旁。眼神满是询问之意,盯得顾为之浑身不

自在。

结果,从菜送上桌到六人开始用餐,一桌像分成两个区似的。

顾为之和陈依的纯爱同盟,我们这边,是不断释放着猥琐电波的邪恶阵营。

「喂!你们窸窸窣窣说什么呢?」

吃没两口,陈依受不了四人窃窃私语的样子,硄地把筷子砸碗上,不爽地问

道。

没人敢接话,只有小张勉强撑着,装正经回问道:「顾总,我可不可以……

去拿酒喝?」

他才刚问完,我们这边又爆出了一阵大笑。

陈依已经听懂了,生气地张着嘴想大骂,却不晓得该骂什么?

最后只能生气地抢过顾为之的碗,红着脸生着闷气,把他夹的菜吃光光。

很快的,四人秋风扫落叶一般,清完大部份的食物。

顾为之见我们吃饱,咳了两声说道:「如果没事,那就先解散吧,有事明早

说。」

已掏出记事本的大张,听他这么说,疑惑地问道:

「不用检讨吗?我们现在的状况……算是很严苛吧!」指的显然是被抢货的

事。

顾为之喝了口冷饮,语气平淡地说:

「没关系!明早说,我心里有数。」夹起小盘中的肉块,继续慢慢吃了起来。

几人交换着眼神,都不明白顾为之在想什么?不过,既然吃饱又不检讨,那

也没理由继续待着。

四人纷纷起身就要往外走,刚过转角,就见小张贼头贼脑地晃到柜台,我们

立即跟上。

见他抽出了我们桌的点单,众人马上明白他的意思,七手八脚地在上面划着。

事后才像恶作剧完的小鬼,得意地笑着走了。

留下的两人,原本极佳的气氛被我们一搅,都不晓得该聊些什么,只能静静

地吃着。

「你今天不是挺会说的吗?」陈依先开了口,也只能是莉恩的事了。

听陈依提到这件事,顾为之一愣,不过也马上开口解释:

「那是权宜之计,况且……你不也是吗?」

不知是嘴笨,还是哪根筋接错,顾为之居然敢反驳她?

陈依听了没说话,吃了两口菜。

砰地突然把碗重重放下,语气甚是委屈地说道:

「那还不是为了你!」说完,双手紧抓着大腿上的裙摆,低下头不再说话,

纤瘦的身子也微微颤抖着。

晓得自己说错话,顾为之也慌了,忘光了私下与她闲扯的嘴上功夫,只能笨

嘴拙舌地哄着陈依,完全没了平时冷静沉着的样子。

「嘻!」偷瞄了顾为之一眼,陈依见他慌张的样子,得意地笑出了声。

顾为之见状,知道自己被戏弄了。

却也不计较地握住陈依的手,低声问道:「不气了?」

本来笑着的陈依,被他这么一问,却又皱起眉头。

「怎么又不高兴了呢?」顾为之完全矇了,忍不住低下头去看陈依的脸。

一颗心被吊得七上八下,顾为之还没明白过来。陈依已抽出被握住的双手,

端起了碗,将烤网上剩余的肉都拨进碗里,挟起就想喂进他嘴里。

见顾为之没有张口,又鼓起了嘴,可怜兮兮地说道:「你不想吃吗?」

像收到命令似的,顾为之乖乖张开嘴,陈依才绽开笑容,开心地喂他吃烧肉。

之前就已吃了不少,顾为之苦着脸嚼肉如嚼蜡,偷偷确认烤网上已没东西,

才放心地将口中的肉吞下。

只是服务生在此时,却又端来了几盘装得满满的海鲜。

看得顾为之抽了口凉气,还没来得及反应,张开的嘴,又被陈依塞了只剥好

虾壳的全虾。

走出烧肉店时,天色还亮。我们几人稍微聊了下今天的事,便准备各自散去。

大、小张说时间还早,要出去找乐子。小张还振振有词地说道:

「脑子是用来思考的,所以多余的烦脑才要清空!」临走前还提醒我,别忘

了去阿生那睡。

阿生则是直接把房卡交给我,说这城市看着挺有趣的,又想出去逛逛。

结果只剩我一个没事,累了一整天,吃饱后脑子整个晕呼呼的。便打算回房

洗澡,早早睡觉。

一回房便马上整理起行李,不经意看见浴室内的造型大浴缸。望着镜子里自

己髒兮兮的模样,这大热天在外面东奔西走,不流一身汗才怪。

「应该没那么快回来,洗个热水澡好了。」

打定了主意,随即走进浴室扭开了水龙头。热水声哗啦啦地,像浇在绷紧的

情绪上一样,心情一下舒坦了不少。

水势很大,才脱下衣物没多久,半满的浴缸便蒸腾起白雾热气,我等不及地

坐进热水里。

「啊!!」

热水在皮肤按摩似的,一次又一次地揉过,我舒服地喊了出声。

疲惫感很快便舒缓了开,但个性就是犯贱,一有精神又忍不住胡思乱想。

像电脑开了机,脑里不断地回忆起这几天的事。

「金俊来了,那胖子应该也在。只是这两人,会在哪里呢?

「看梁若山信心十足的样子,恐怕不会只有今天这手,以后得小心点!

「秦月,呵呵呵呵呵……」

总是这样,一起了头便纷至沓来,不去理它们就拼命敲门,敲你的脑门。

刚想了几分钟,想得头都有点疼,便抓了条毛巾想擦擦脸,才发现忘了拿乾

净的衣服进来。

匆匆擦乾了身体,想到其实自己时间没有很多,光着屁股走到床边的衣柜前,

打算穿了衣服就赶紧闪人。

才刚拉开柜门,房门却在此时卡恰响了一声,随即便被推开。

「你刚吃那么多,我帮你泡杯热茶吧。」

有房卡进来的还有谁,只是门刚打开便听到陈依忧虑的声音。

若是被她看光了,以后在公司见面都得矮上不止一截了。

房门和主卧间尚有墙角隔着,来不及多想,我立刻钻进衣柜内。

衣柜内诸多小柜凳子保险箱,刚好排成可坐的阶梯。

我大气都不敢喘一声,光屁股坐在冰凉的保险箱上,静静地透过柜门近一指

宽的间隙,看着陈依扶着顾为之走进了卧室。

35、偷窥

扶着步态蹒跚的顾为之,陈依话说得急,但照顾起他却也是无微不至。

「没事,就是吃撑了。」顾为之笑得勉强。

对於陈依变相的惩罚,看起来,倒也是甘之如饴。

「嘿咻!」

小心翼翼地将人扶坐到床上,陈依也是热的一身汗,脱了薄外套,卷着袖子

走进浴室。

忽然,她在里头惊喜地喊道:「这饭店真贴心,连热水都放好了!」

脚步轻快地走了出来,她一屁股坐到顾为之身旁,开心地问道:

「懒得回去了,就在这洗,行吗?」拨了下颈边长发,伸着懒腰就往床上躺

去。

「洗鸳鸯浴?太好了,或许有机会溜出去!」听到陈依说的,我顿时精神就

来了。

躲在柜子里进退不得,此刻见两人间气氛甚佳,不禁生出了一线希望。

外面天气炎热,饭店怕客人中暑一样,房里冷气强的不得了。

我浑身赤裸,光着屁股坐在保险箱上,已经冷得浑身都起了层鸡皮疙瘩。

就在我暗自庆幸时,顾为之却点起了菸,说道:「呼……先等等。你看,小

申的行李还在呢?」言下之意,就是我可能随时会回来。

「哦……」陈依的声音,听起来挺失望的。

这下我可急了,你们想等我回来?我还等着你们出去呢!

摀着冷得缩水的小丁丁,正无计可施之时。

陈依抢过顾为之刚点着的菸,抽着就朝我的床走去。

「行李箱开着,怎么收了一半,就跑得不见人影?」站在我床边,翻着我的

行李说着。

这陈依,一点尊重人的心理素质也没有。

她见我顶盖网袋里,有个透明的可爱小包裹,便好奇地拎了出来。

小包裹里是几颗粉色的小圆糖,被透明玻璃纸包裹着,看着很是晶莹可口。

陈依摇着头笑道:「看不出来呀,他会喜欢吃这种糖。」说着,把菸还给顾

为之。

细长的手指捏着棉质系绳,灵巧地解开了小包裹,直接拣了一颗出来看。

「别乱动人家东西,说不定是给家里人。」顾为之出声阻止陈依,他是见过

阿雪的。

没有理他,陈依伸着手指点着:

「一、二、三……总共六颗,吃两颗就好,大不了买还给他。」

嘶啦剥开了糖果纸,看着可爱的粉红小圆糖,陈依难得地笑了,直接将糖果

送进嘴里。

鼓着的嘴动来动去,陈依疑惑地想了想,又摇了摇头。

仔细地嚐着糖果的味道,皱着眉不解地说着:

「味道……甜甜的,可又有点药味,好像是中药。」

她不确定地说着,乾脆又剥了一颗,送到顾为之嘴边。

「这不好吧!」顾为之嘴里说不好,却还是伸出手,想接过陈依递过来的糖

果。

她却拨开了他的手,任性地把糖果塞进他嘴里,坚持要亲手喂他吃下。

「陈依……你个吃货,要命!」看到顾为之乖乖张嘴,我不太敢继续看下去。

那些糖,就是上次在会所聚餐时,从大、小张那边顺来的。

因为小思这小贪吃鬼,不时就会到我那找吃的,我也不敢放家里,乾脆就随

身带着。

从小张那旁敲侧击出,这些糖顶多就是补品,是用中药调配出来,调养身体

补充气血用的。

唯一的副作用,就是有增幅既有情欲的效果,但就是这副作用,反倒成了他

眼中不可取代的好东西。

是他托了不少关系,才请人搞出配方,私下弄出来的小玩意儿。

我自己也没吃过,不晓得效用如何?

大、小张两人玩起来本就疯疯癫癫,上次看他们的样子,我也把不太准。

只好专心盯着他们,两人嘴巴动呀动地,吮着嘴内糖果化开的汁液。

两人并肩坐着没说话,一时间房内静悄悄的,只剩糖碰牙的卡啦声,和冷气

出风口的咻咻风声。

「吃着吃着,好像还不错耶!」完全吃完的陈依,舔着嘴角残留的糖液,满

意地说道。

陈依喜欢吃零食不说,就连顾为之吃了,也同意地点点头。

她才刚说完,便不太自在地抹着白皙的脖子:「怎么有点热呀?」喘着气,

语气沉闷地说道。

热得急了,她开始伸手解着丝白衬衫的釦子,胸前织着军蓝花边的素黑的胸

罩,立刻绷了出来。

顾为之也是吃有点发愣,才刚回神,就看见陈依胸前衬衫整个敞开,细细的

汗水渗出嫩白的皮肤。

他看傻了,而刚解完上衣釦子的陈依已经站起,伸手就想继续去解灰黑窄裙

裙釦.

「小陈!你干嘛?」一把抓住陈依的双手,跟着站起的顾为之盯着她问道。

被抓住双手,陈依胸口白嫩的肌肤红成一片,眼神迷离地盯着顾为之看。

「小申或许快回来了,你先把衣服穿好!」

同样吃了糖的顾为之,神色看起来挺正常,并没有陈依那般纵情忘我。

轻抽出被顾为之抓住的手,她不满地说道:「叫人家依依!」说着娇柔地笑

了笑。

卡哒一声,陈依一只手已经解开后背的胸罩釦. 胸罩顺势滑落,她伸手摀住

娟秀嫩白的双峰,软绵滑腻的乳房立即被压得陷下。

顾为之脸色迅速胀红,不知所措地傻瞪着陈依胸前,双眼怎么也移不开了。

增强既有情欲,在这么强烈的刺激下,平时再怎么遮掩,都掩饰不了他对陈

依有好感的事实。

情欲就像夏季闷热的午后急雨,哗啦啦地一下就降临到他头上。

伸出颤颤发抖的双手,搂住陈依微微摆动的纤腰,两人的脸缓缓贴近,终於

吻在了一起。

一直存在两人间,那层似有若无的顾忌,啵地就破了。

两具燥热的身躯紧拥在一起,将顾为之推坐在床,陈依跟着横坐在他腿上。

两人视线刚一对上,便情不自禁地继续深吻,口鼻间焦躁的喘息声犹如波涛,

海浪直拍岸头般的欲念交相撞击。

两人的一举一动,都直播进了我这衣柜小包间内。

或许是房内气氛改变,抑或看得情绪亢奋,总之身体已不像先前那般冷了。

听着安静房内格外响亮的亲吻声,都说明了我暂时出不去的事实。

而我,也很不争气地猛盯着陈依。褪下衣物后,玲珑有致的纤腰、翘臀和长

腿一览无遗。

她吻得投入,挺直了腰紧紧搂上顾为之脖子,两人直接摔躺在了床上。

裹着黑裤袜的双腿,屈身侧躺在顾为之下半身上,矜持而优美地并拢在一起。

但却因臀上宽大双手的抚摸,而难以自抑地踮起足尖,兴奋而期待地颤抖着。

披散秀发洒落在嫩白美背上,轻扫的婉约黛眉更不时悸动扬起,举手投足都

散发着诱人的性感。

「啾咿─」两人的唇终於分开。

陈依大胆地牵住顾为之的手,引导他往自己身上探索。被碰触到时,却又不

时因羞涩而闪躲。

窗外已呈日落前的紫暮色,几道柔和阳光洒进房内,将陈依如愿以偿般的欣

慰笑容,照得美不胜收。

她深情地凝望着他,但先别开脸的,仍是她。

期待和羞赧的表情轮替交迭,陈依那总是冷淡的双眼,此刻,正漾着让人怜

惜的倾慕爱意。

陶醉地嚥下口中两人交融的唾液,张开被吻得湿润的双唇,轻轻说道:

「你终於肯亲人家啦!」说得亦喜亦嗔,小脸埋进了顾为之的脸下,玩笑似

地轻轻咬着。

「唉,我怕你不肯……」

轻拍着陈依裸露的美背,一句话解释成了她的问题,惹得陈依咬住他的耳垂,

笑骂道:

「顾为之!你要不要脸呀,让一个女孩子主动,还……」

她话没说完,便再次被吻上。

亲着陈依,顾为之反身压上,吮着陈依的唇说道:

「这次,我主动!」

一只手在陈依的大腿上,里外来回轻抚,隔着裤袜摸得她不住扭动。

之前解开的窄裙,在顾为之的手探进大腿深处时,被她悄悄地拉下扔开。

看到此处,我不自觉往前凑,恨不得将眼珠塞进门缝里,想看得更清楚些。

顾为之轻柔地爱抚着陈依,手掌在她穠纤的腿内侧,掐揉爱抚。

暗沈沈的裤袜裆处,在外头逐渐消逝的夕阳余辉照射下,反射出一丝丝闪动。

顾为之指尖轻颤颤地碰上时,惊讶与慌张同时出现在两人脸上。

顾为之脸上忽然一阵难忍的笑意,并望向脸色骤然胀红的陈依,但却是她先

开口:

「我乐意!不行吗?」斗狠似地扬起下巴,陈依红着脸逞强地反问。

看着陈依恶狠狠的眼神,顾为之笑着不语,笑得她有些不明所以。

突然,陈依惊叫了一声:「你!啊……」紧接着嘤地娇喊,翘臀触电似地紧

绷颤抖。

只见顾为之手指已陷入裤袜里,指尖直接在陈依的小穴口,压出汨汨的爱液。

陈依下半身颤抖不已,难受地咬着牙。顾为之回望着她的瞪视下,手下却没

停歇,弄得陈依又是连番的嘤咛哀鸣。

「别……别欺负人家了啦!

「天气热,人家贪凉嘛!哎……」说着,抖动不已的臀部,还不停地扭动闪

躲。

此时,陈依哪还敢嘴硬,只得紧抓着顾为之的双肩求饶。

原来,陈依一直就没穿内裤!

形象有些保守的顾为之,听到她这样一说,倒像提起了兴趣,指尖不停地在

袜上轻触划圆。

每一次擦过,陈依就会可怜兮兮地颤抖,最后只能卷伏在顾为之怀里,小狗

似地不断细声哀叫。

好不容易等到他手指放慢,喘着气的陈依连忙哀求道:「暂停……呼,人家

错了还不行嘛。」

顾为之也没过份,停下来笑道:「你就不怕让人看见?」说着,还不舍地将

湿黏的指尖,在陈依的腿上沾来抹去。

满面红晕的陈依,喘着气回道:「……应该不会吧?」不肯定的回答着,眼

睛却避开了顾为之的注视。

顾为之指头又是一碰,陈依连忙夹紧大腿说道:「好啦!是我不对,对不起

嘛!」

见陈依道歉,顾为之反倒一脸的不乐,不依不饶地说:

「不行!」说着,绷了张严肃的脸贴近陈依。

陈依吓了一跳,瞪着大眼睛回问道:「什么不行!难不成你想我被人看哪?」

这种嗜好,也就大、小张那两个变态有办法忍受,说顾为之有,躲在衣柜里

的我也不信。

不知脑补了什么画面,陈依有点生气地再说:

「你该不会跟那三个变态相处太久,被传染成变态了吧?」

没有理会脑补得一脸震惊的陈依,顾为之只是认真地,一字一句地对陈依说:

「你得说『以后只给亲爱的看』!」亲爱的这三字,指的自然就是他了。

这货,是准备圈地佔领,把陈依完全佔为己有。

歇了会儿,脸色恢复正常的陈依,轰地犹如炸开般,俏脸再次羞红得一塌糊

涂。

「我……以……后只,只给……」

平时伶牙俐齿的陈依,被顾为之认真的眼神盯得受不了,害羞结巴地喏喏说

着。

顾为之调戏上瘾似的,逼问道:「给什么?」脸上严肃,但眼睛都笑开了。

「给……给……亲爱的……」

说到亲爱的三个字,陈依已经受不了,一脸贴在顾为之胸前,羞得粉拳不停

轻搥他。

见她这个样子,顾为之终於憋不住似的,抬起陈依兀自欣喜摇晃的小脑袋,

轻吻过她的脸、唇、耳朵、锁骨……不断向下。

「好奇怪……的感觉,呵,呵呵!」

顾为之脸贴在陈依胸前,雨点般的吻轻啄着她的双乳,陈依舒服地忘我呻吟

起来。

她眉眼间惯有的冷漠早已不见,只剩下轻漾开水波般柔媚的情欲。随着胸口

上渐大的吸力,她燥热地舔了下嘴唇,忽然翻身反压住了顾为之。

积蓄已久的欲望,像是找到喷发口一样,驱使她急切地向他索吻。

原本灵巧的手,此时却笨拙地想解开他的裤腰带。

解不开而皱起的双眉,却让顾为之颇为得意地笑了,他感受到了她迫切需要

他的渴望。

顾为之起身跪在她面前,任陈依摆弄裤头,而她终於如愿,握住了那吸引着

她目光的宝贝。

手掌中的温热让她感到如此安心,在她的揉弄下不断变硬变大,令她心跳不

断加快。

拨开脸上长发,陈依本能地跪坐在顾为之身下,双手抚摸胀得光滑的龟头。

「好温暖……啧,啧!啊唔……呼……」

抿着小嘴咽着口水,陈依紧张地伸出舌头,轻轻舔在胀红的龟头上。吸吮着

从没嚐过,却想连着缝内分泌的透明液体一起吞下。

她表情有些沉醉,本应让人反感的汗臭,竟让她身体起了反应。张阖的鼻翼,

说明她正贪婪地嗅着这味道。

身上的体味、衣上的汗臭和男性香水,混杂出顾为之独特的体香。这极具辨

识性的爱人体味,除了让她有一股挠进心肺的搔痒,更多了难以言喻的空虚感。

陈依努力撑开樱桃小嘴,含入了让她心痒痒的龟头,浓郁的味道灌入了鼻腔,

让她不自觉地,用舌头在上面舔弄。

像吃着糖果一样、陈依一脸沈溺地服侍顾为之。她爱他,她想满足他,她想

看他因为自己的努力而展颜欢笑。

嘴中的肉棒越陷越深,终於整根没入陈依嘴中,陌生的窒息感让她难受,但

男女交欢的刺激感,却也让她抛却平日的束缚,放松地享受肉感的交流。

陈依欢快地享用肉棒,欲望也打气似地,灌入她越发敏感湿热的身体里。

看着平日不太爱笑的陈依,努力将吞吃着自己的肉棒,更蹂躏似地撑大自己

的小嘴。

即便如此,她仍是一副沉醉迷恋的神情。感动和征服的快感,以及随着他激

扬情绪,爆发出的药效,让顾为之感到下体快炸开似的膨胀感。

「咦?」陈依嘴里的阴茎又更硬了。

在感到口中的东西变热变大,未来得及反应,她已经被推倒在床上。

跪趴在床的陈依被紧压着,黑裤袜呲地被撕开一小口,接下就是连着不断崩

裂声。

她只感觉阴唇被热呼呼的东西抵着,山雨欲来的强烈恐慌,身体紧绷双腿紧

夹,她紧张地咬着牙颤抖。

疼痛和失去!

那感觉太强烈!全身细胞都在哀号似的惨痛!

视觉感官不停地放大,她忘了自己是怎么叫的?也不记得,被扯开破去的感

觉有多痛?

糊成一团的意识里,只剩下猛烈被侵犯的挫败,和接着被填实后的激烈疼痛

满足感。

「啊啊啊啊啊!!」

彷彿不知自己叫得有多惨烈,顾为之听着陈依的惨叫声,却仍依从着下半身

的欲望,紧抓住陈依的腰,让阴茎结结实实地,完整地插进陈依的阴道里。

直到陈依停下尖叫前,顾为之都没有动,因为他知道,自己拿走了陈依的第

一次!

没想到陈依居然还是处女,顾为之错愕,但更多的是感动。

拉起流着冷汗的陈依,顾为之体贴地抹去她额上的汗水,不停地亲吻她发颤

的双唇。

「这么用力!你跟我有仇啊!!」

睁开渗出泪水的双眼,陈依那一脸的怒,不知道是不是太痛了,瞪着顾为之

就骂。

阴阳西游单机版

富豪闯三国最新版

荣耀之光官方手游

蓝魔安卓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