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毛球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羽毛球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猜猜我把她藏哪里了[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20:30:19 阅读: 来源:羽毛球厂家

所有的秘密终会昭日,至少在这个村子里是这样的。

……

我做梦也没有想到,我居然跟季凌结婚了!

朋友们都握着我们的手说:“你们真不容易啊!”我一早被灌醉,只是傻傻地看着眼前这个格外妖媚的女人。

锣鼓之声不绝于耳,满眼的喜庆笑容,只是我的新娘欠缺了点表情。浓妆下的脸孔似乎有些倦怠,始终提不起笑意。

“凌,你今天是最美丽的女人!”我并没有看到我所期盼的小酒窝,季凌脸上甚至闪过一丝怒意。我甩了甩头,她又恢复了没有表情的表情,但愿那只是我的错觉。

我不知道季凌什么时候回了家,我和几个哥们儿喝酒喝得昏天黑地。席间,死党抓着我的手说:“妮婷这么温柔贤惠的老婆都让你娶到了,哥们儿,你真……”说着竖起大拇指在我眼前晃,还露出塞满菜叶和肉末的牙齿笑。

我刚要发出的笑声硬生生憋了回去:“你说什么?什么婷?”死党一掌拍在我头上:“你小子喝点酒连自己老婆都不认得啦?”旁边一哥们儿起哄道:“回头咱几个跟婷姐打报告去!”说罢众人又是一阵喧闹。

“哎,我说,你们几个停一停。”我担起舌头,用尽量标准的发音说:“你们的嫂子叫季凌!别以为我多喝几杯你们就可以拿嫂子说笑啊。”哥几个都安静下来了,呆呆地望着我。

死党伸出手摸我的额头:“没烧啊,你小子是中邪了吗?”

“你告诉我,我老婆叫啥?”我小声问。

“郑妮婷啊,怎么了?”

一阵冷风吹过,我的酒也醒了三分。

我回头看另外几个哥们儿,他们默默朝我点了点头,神情严肃。

天呐,我一路狂奔……

撞开家门,一股香甜扑鼻的肉味冲击着我的嗅觉,我一下又醉了。老婆笑眯眯地说:“你回来啦?尝尝我做的肉。”此情此景让我顿感新婚的温馨。

我送了一块肉进嘴里,又香又滑,肥而不腻,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肉。我满眼幸福地看向老婆,她终于在嘴角挂起一个弯月般的弧度。她柔声问道:“好吃吗?”我白痴似的点点头。她的笑意更浓了,只是脸上仍然没有出现那对深深的可爱的小酒窝。

老婆吃得狼吞虎咽,像饿死鬼投胎。我惊奇地发现,她的肚子圆得像个球,竟比身怀六甲的肚子还大!可是她的手和嘴并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仍不厌其烦地送肉下肚。我惊恐地看着她吃得津津有味的样子,一脸洋洋得意,沾沾自喜。

我的老婆怎么了?

或许是喝大了,再次醒来的时候,太阳都照到屁股了,幸好不用上班。咦,怎么旁边空空的,季凌呢?

我起身走进客厅,竟是一片狼藉。碎碗渣子撒了一地,沙发上也沾了不知什么酱料,拖鞋衣物满天飞,地上似乎还有呕吐物。卫生间的地板被撬起一大块地砖,昨晚遭贼了吗?

所幸的是,我没有发现任何财物损失。我把地板重新修补好,出去买了几棵季凌最爱的蟹爪菊,移种在草地上。我想她会喜欢的。

没有季凌的日子真的难熬,每晚都会做同一个梦: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对我哭诉着什么。眼泪将黑色的眼线化开,形成几道浑浊的液痕,挂在脸上,一如残烛落泪。女人的嘴角挂着血迹。我试图推开她,她却越靠越近,几乎将整张脸贴上来。女人露出诡异的笑:“猜猜我把她藏哪里了?”说着张开血盆大口。一股浓郁的血腥瞬间将我包围。

我挣扎着醒来,惊魂未定地抚摸着胸口直到天亮。天亮后第一件事情便是照看蟹爪菊。在我的精心照料下,它们开得娇艳欲滴。每每看到它们,就好像看到季凌展露出酒窝对我笑。

邻居家的孩子总是成群结队偷地瓜、掏鸟窝、摸鱼虾。我怕他们惊扰了季凌的菊花,于是在草地上种了高高矮矮的不知名的各种乔灌木,又在外围上了篱笆,将我的园子装点成了一片小林。

……

强哥是孩子当中最大的,也是最有威望的,我们都爱跟在他屁股后面。他偷地瓜我们把风,他爬树掏鸟窝的时候我们在树下给他当人肉墙,凡是烧野饭他总翘个二郎腿等着开饭,我们这些小喽钆锷辗ǎ瞬杷退K送惨迤绞庇泻么Σ换嵘倭说苄郑堑苄旨父霰蝗似鄹海不嵴境隼刺嫖颐浅鐾贰

前两年,不知打哪儿冒出个叫史超的小子,结了一队人马,都是不知哪里来的野孩子。那帮野孩子也是整日围着史超转。史超还不知怎么拉拢了些边缘人,于是出现了两大阵营,以强哥为首的本地孩子阵营以及拥护史超的野孩子阵营。

史超这小子处处跟强哥作对,企图动摇强哥的地位。面对史超的挑衅,强哥处变不惊,从容应对,充分展示了大哥大的风范。他真是我心中的偶像!

史超却仍不死心,始终想要当老大,真该给他点颜色瞧瞧。

一日小表妹硬拉着我玩捉迷藏,我便跑到了那个怪叔叔家院子里――就是那个刚结婚不久,却从来不带老婆出门,现在连他自己都不见了人影的叔叔。听说他出差去了。

之前他把自己杂草丛生的地种得满满当当,还不许任何人接近,我们几次被他凶神恶煞地赶了回去。原本我们打算给他点教训的,被强哥拦住了。强哥说不必跟他一般见识,还是留着力气对付史超吧。我们一想也对,这个大叔平日沉默寡言,跟我们也没什么交集,犯不着跟他过不去。

他以为自己的篱笆能阻挡我吗,笑话,我可不是白混的,三下五除二捣毁了一截藏了进去,谅表妹也不会想到这里,我可以趁机参观一下。

他这里还真是什么都有呢,高的矮的,红的绿的紫的粉的,密密麻麻。你说一个大男人搞这么多花花草草有什么意思呢,这当中难道有猫腻?

房子周边是一片菊花,看得出主人对它们是精心呵护的,菊花与其他植物之间设了条地砖铺的路,我猜是方便浇水而设的。更重要的是,这片菊花是按颜色分块种植的,白色的种成一方块,紧挨着是黄色的种成一方块,再旁边是粉色的。它们有明显被修剪过的痕迹,枝头上没有一朵残花,与外围潦草种植的植物形成鲜明的对比。

我突然心生恶念:你越珍贵的宝贝,我越要破坏。于是掏出家伙,对菊花地进行肆意破坏。

在掘根部的时候,我发现了个奇怪的事情,有些菊花的根是黑色的须须,而且很细。不过随着挖掘深度的上升,这个谜团很快被我解开了,原来那黑色的细丝竟是人的头发,那个男人藏了具尸体在地下!

我第一时间通知了强哥。在大部队的合力工作下,一具中度腐烂的女尸被挖了出来。我们还发现女尸通过一个地道,与男人的房子相连,估计是他杀了人之后钻地道埋了。我们发现了男人的秘密,总不能就此作罢,总得想办法耍耍他。

我们用激将法找来了史超,说等男人出差回来之后如果他能在深夜神不知鬼不觉地把女尸运回男人家中,放在他卧室里吓他,给咱们出出气,东面的地就是他的了,以长满青苔的石板桥为界,让他在那边做个小地主,日后强哥的人要是过桥,就得拿粮食或者其他好处跟他交换。

起初史超不相信,说那地一定被我们做了手脚。我说:“那么大片地方,我们几个怎么做手脚啊,况且这么多居民这么多房子,做哪里去啊?”

史超派人去了那里查看,没多久便回来了,因为我们压根没有做任何手脚。东面那块地外来人口居多,本地孩子不爱跟外地人打交,只是夏天会去那边的池塘捉鱼和虾,然后美美地吃上几餐,冬天的时候也可以在河面上滑冰嬉戏。那边还有几个我们拿来当鬼屋玩的荒废的厂房。

史超想了想,一口答应了。

我们把男人的园子修复好,尽量恢复到原来的面貌,只等到时候看好戏。

过了几天,男人回来了。我们按计划行事。我、强哥、史超还有他的一个帮手趁着月黑潜入约定的地点。他们两个干活,我与强哥在一边观看。两个人动作甚是麻利,天还没亮就把事情做好了,爬出来露出一副胜利的表情。

他果然没有让我们失望,天亮了以后,从男人的房子里传出一声惨叫。我们捂着嘴巴窃笑着跑了回去,真是太过瘾了!

……

在意识到失声之后,我赶紧捂住嘴,浑身僵硬地看着眼前不可置信的情景。那具女尸回来了!

我走进卫生间,发现地砖被人撬开过。蟹爪菊也有被破坏过的痕迹。有人知道了我的秘密!是那帮讨人厌的小孩,或者是别人?他要拿我的秘密做什么?

我若无其事地把尸体运到远郊去埋了,又若无其事地回来,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回来的路上碰到那帮正在玩耍的孩子,我的火气一下子上来了,真恨不得剥了他们的皮。就在我满腔的怒火无处喷发的时候,几个孩子也看见了我,停下来看着我,那种表情似笑非笑,让我心里发毛。我瞪了他们一眼,以掩饰心虚。他们咧开嘴笑了起来,并开始交头接耳。我听不到他们在说些什么,只想快点离开。

我浑浑噩噩地倒在床里,想着是谁发现了我的秘密。由于体力消耗太大了,不知不觉睡着了。睡了一下午,晚上去河边遛弯,一群老头子围在树下的桌子旁下棋。看到我走近,一个老头表情神秘地对其他人说了句什么,其他几个老头也都抬头看了我一眼,随即低下头,谁也不再说话。

如果说是村里的某个人知道了我的秘密,那就意味着全村的人都知道了!这点我怎么没想到。难道他们都知道了我的秘密?我故意咳嗽了一声,挺了挺腰板,从老头面前走过。走过的时候我悄悄看了他们一眼,他们又开始谈笑风生。

回家的路上,路过村长家的时候,他家的狗对我狂吠起来。这条狗平时很乖,今天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我在原地愣了一会儿,它仍然不走,我便抄起一根木条,准备跟它干架。这个时候村长夫人闻声跑了出来,她颇有礼貌地向我道歉,并呵斥那条狗回家去。我本来想跟她拉几句家常的,刚说出“今晚吃啥”,村长夫人头也不回地急匆匆地说了句“吃地瓜”便钻进屋里去了,像躲避瘟神一样。

接下来的几天也是一样。大家都变得诡秘莫测,看到我的时候有的嬉笑嘲讽,有的避之不及,有的冷眼相待。

完了,他们都知道了我的秘密!

万念俱灰的我终于鼓起勇气拨通了死党的电话。他很晚才接起来,冷冷地问了一句:“怎么了?”我就猜到了,连我的死党也疏远了我,可是心里还是猛地抽动了一下。

“陪我去一趟警局吧。”

“什么?去那里干嘛?”死党的语气很是惊讶。

在警局,我交代了一切。

那晚,他们说我老婆是郑妮婷,我醉醺醺地回去质问她,却得到了惊人的消息。那个女人一边嚼着肉,一边哭着问我:“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眼泪流到脸上,她的妆化开了,使得她的表情更加狰狞恐怖。

她顺手擦掉眼泪,妆也跟着一起卸下。我终于看清楚了,浓妆下的脸根本就不是我的季凌!我惊叫着跑开了,指着她说:“你……你怎么……没死?”

“你当然希望我死啦!”女人站起来,艰难地挺着她的肚子朝我逼近。

“我没有希望你死,妮婷,我是无心的!”我的后背已经贴到了墙上。

“你为了跟那个女人在一起,不惜陷害我的性命……你知道吗,你把我撞倒在茶几上之后,我并没有死,我迷迷糊糊之中,有一把刀插进了胸腔……是那个女人,她趁你六神无主的时候把你骗走,然后回来补了一刀……”

听到这里,我倒吸一口凉气,当时的一幕幕像电影重放一样闪过。当时我正在和季凌约会,妮婷撞了进来:“好哇,你果然背着我跟这个女人在一起。四年了,我跟你在一起四年了……你居然为了这个女人背叛我……”不由分说,她朝季凌扑了上去。

为了保护季凌,我将她推倒,她的头撞在茶几上,一片殷红蔓延开来。我吓得坐倒在地上。季凌走过去探了探她的鼻息,回头朝我摇了摇。

“我杀人了,我杀人了……”就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季凌冷静地对我说:“你去小超市买点零食回来,逗留得久一点,不要让别人看出来,尸体我来处理。”

我定了定神,去了趟超市。回来的时候“尸体”果然不在了。

这么说的话,季凌是故意支开我,然后……

“可是,你怎么会还……”我惊恐地问。

女人冷笑一声说:“哼,你忘了,我的心脏长在右边,那个女人以为插了一刀在左边,流了很多血,我就死了,真是妄想,哈哈哈……”

我不可思议地看着女人。她接着说:“昨晚她欢喜地准备结婚,当我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你真不知道她的表情……”

女人捧着肚子笑得前俯后仰。

“于是我取代了她。不,是抢回了原本属于我的东西!”她的面目又阴沉下来:“你今天不是说,我是世上最美丽的女人吗?怎样,我的新郎,你还满意吗?”

她妩媚地朝我一笑,我简直快吐出来了。

“季凌呢?你把她怎样了?”

听到我的问话,她似乎兴奋了起来。她靠近我,几乎将整张脸贴上来。接着她露出诡异的笑:“猜猜我把她藏哪里了?”说着张开血盆大口。一股浓郁的血腥瞬间将我包围。看着她挺着的肚子,我全明白了。

“哇” 地一声,我把食物全吐了出来。女人疯狂地笑起来。我指着她颤抖着喉咙道:“你……你这个魔鬼……”不知哪来的力气,我冲上去掐住她的脖子。她挣扎着胡乱挥舞着双臂。桌上的碗掉在地上乒乒乓乓地碎了。她扯住我的衣服,我将她推倒在沙发上继续掐她。她的指甲划破了沙发、靠垫……

终于,她没了呼吸。

我无力地坐在地上啜泣,一遍一遍地问自己,为什么会这样。

……

怪叔叔杀人的消息传开了。大伙儿都不敢相信,都说他平时看上去斯斯文文的,竟会干出这种事儿,难怪他前几天精神恍惚的,原来是做了亏心事啊……

史超做了地主之后,请我们吃了顿好的,由他妈妈亲自下厨。我们第一次感觉到,外地人也没我们想得那么难相处。

之后,两个阵营的关系有所改善,有需要的时候还会互相帮助,比如,我前两天经过桥东胡寡妇家捉田鸡的时候,无意中发现她家那堆假山的洞里有玄机。原来那里有个暗层,被石块挡着,不仔细看还发现不了。我摸进那个暗层,竟摸出一张羊皮来,上面密密麻麻写着字,是一些胡寡妇我爱你之类的。

我们这帮熊孩子又有事情做了,嘻嘻。

短篇鬼故事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