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毛球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羽毛球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重新认识顺德之容桂

发布时间:2020-07-13 15:30:44 阅读: 来源:羽毛球厂家

编者按:

顺德为人所熟知源于它的家电产业,今天,顺德的“大部制”改革颇引关注,顺德将41个党政部门合并减少到16个,被媒体与学者以“最大胆大部制”来形容。我们刊登的这组文章从文化的角度带您走近顺德,了解顺德。

有一个说顺德的故事,有个西班牙人在容桂生活了一段时间后说,如果忽略人的肤色,这里就是西班牙。因为这里的当地人活得,没有任何的压力;他们要不一辈子不工作,要不在某个地方工作一辈子,即便这个地方只是自己开的一家凉茶铺。

还有一个故事说容桂,有个大企业的老总走遍了中国,最后终于想明白了一个困惑了很多年的问题——为什么自己的品牌加盟店在北方几乎全军覆没,在广东和福建却生存得很好。最后,他在容桂的一个客户家里想明白了这个问题:北方人开个专卖店,是想靠着这个店发大财,所以小钱看不上,大钱挣不着;容桂人开个专卖店,是想找点事情做而已,心态很好,不该乱花的钱从来不花,不该请的客从来不请。容桂人开店,是过日子中打发心情的一部分。

以前的容桂没有“CBD”,工厂散落在镇的周围,大家买个大件都要去佛山或者广州。直到07年左右,修了一条主干道和一个商业区。为了宣传容桂镇,主干道上把容桂数得上的企业商标都挂了出来,很多,我大概能够记得住有以下这些:科龙、容声、格兰仕、华润漆……

容桂镇现在有常住人口50万人,公务员90多名。

容桂,是顺德的一个镇。从容桂镇中心出发,十几分钟就可以走到珠江的一条干流。这条江叫做德胜江。顺德的名字就是来自于顺峰山和德胜江。如今在北京比较出名的粤式酒楼顺峰山庄,就是顺德人办的。

容桂人的财富积累,我所知道的就有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清末和民国时期,第二个阶段是改革开放的初期。但容桂本地人告诉我,真正的财富,还要再往前。他们说的时候明显带着不愿意和我继续探讨的口气,所以这个我始终没有搞清楚。

我们暂不计较他们财富的“清澈度”,毕竟我了解的真相也不是很多;我只能说说他们如何做事——因为历史上以容桂和大良为代表的顺德人从来没有成为过“真正的灾民”,他们或许是中国人中最具有平常心的一个群体。他们做事的态度,必然是润物细无声的。

09年之前去了七八次容桂,那个时候我还在北京做记者。由于总是来匆匆去匆匆,我很难接触到当地人的实质,只能够从他们待人接物的小事上看他们的“做事风格”。这里我想说三件小事。

第一件小事情是我发现容桂人从不劝酒。即便你是从东北来的客人,到了容桂,容桂人也只会问你一句“喝什么酒,能喝多少?”如果你客气,他们真的不要;如果你不客气,他们马上上酒,但只会把酒放在你的面前,自己几乎不碰。但是假如你端起一杯白酒放在他们面前,然后说“我们干一杯”,他们也几乎不躲,一饮而尽。不在酒桌上谈朋友二字,是我见过的老容桂人的统一风格。本来,喝酒就是喝酒么,喝完了大家还都是一群自私的动物。

第二件事情是容桂人从不说我们容桂多么多么好,反而以乡下人自居。这种对于外来人和外来文化的认同造就了顺德的两大特色:1、大企业高管都是外地人;2、有钱人家的女婿都是外地人。

第三件事情是,容桂的大老板我认识得也算不少,由于个人喜好,我喜欢观察他们抽什么烟。我没有见到他们抽中华、玉溪,反倒是各种十几块一包的香烟最为常见。有一次一个老板递给我一只8块钱一包的红双喜,然后尴尬地说:“我从八几年就抽这个,二十年了。”容桂人似乎非常喜欢从一而终四字,因此他们做企业的时候,几乎不会人事调整,这给了外地人很强烈的安全感。

09年年底我去了顺德,并且在大良生活了半年。大良和容桂仅一江之隔,由于很多朋友在这边,我便经常过来。

某日和一个老容桂人促膝长谈。那之前他的企业刚刚建成,规模不大,但也说不上小了。“规模这么大,投了不少钱吧,怎么想起搏一把?”我问。

“是不少钱。我老婆那里还留有点钱,我自己的都进来了。找点事情做,但还不至于说搏命,搏命的事情,没有意思。”他回答。

“开业那天,我看镇长都来了。容桂的镇长相当于内地一个市长,你关系很多。”我说。

“你不懂,镇长赶着来给我们这些生意人捧场,一分钱的红包都不要,这和你们北方不一样的。没了我们这些生意人,容桂又只能做回容桂码头。原来就几千几万人的时候容桂镇可以当个码头,现在几十万人的容桂,没了生意做,几代以后大家就只能去讨饭了。”他说。

“现在竞争这么激烈,你出来做企业压力很大。”我说。

“没什么压力,这边的商会找我谈过,说我现在做的这种配件,老外和上海人都在做,但要价太高。商会说让我来做,我想了几天,就做喽。否则几个老朋友嫌我小气没胆量,以后喝茶不喊我啦。”他说。

“顺德现在房价控制得这么好,均价才四千多,听说也是商会的人在维护秩序。”我问。

“对的,容桂的商会有个规矩,第一不准我们自己人炒楼,第二不准温州人来炒楼。发现谁把房子大批卖给温州人,这个人可是要倒霉的哦。”他笑着说。

“既然都知道炒楼有钱赚,为什么不赚?”我问。

“楼这个东西,太不现实啦。顺德不是北京上海,气候又闷热,地方又小,我们又是些大老粗,很少有人会想在这个地方安家的。把楼搞到那种程度,最后害的还是我们自己的子孙。而且我们这帮老古董,还是喜欢做实业,不喜欢投资,脑袋不在那里;做实业就挺好的,起码有心情喝喝茶打打牌。我们不炒楼,也不让外人进来炒。”他说。

“还有,我一直弄不明白一个问题,顺德人为什么不喜欢做公务员?”我又问。

“很简单,没有时间喝茶陪老婆啊。”他说。

“搞得现在,治安也不好,环境也不好。应该政府里边多几个办事的人的。我们容桂人不懒,但都太不爱读书、做官。说实话,我经常看着珠江里的黑水,心里很担心。但我们这些老脑筋,又不会做这些事情,不知道怎么办。”他又说。

很多影视作品里提到广东老板,总是大腹便便,左手搂着美女,右手攥着工人的血汗钱。但我总想跟这些编剧和导演们说,你们刻画的是随处可见的包工头,至少真实的顺德老板,大多并非如此!

顺德人做事非常认真,如果他们不懂的事情,绝对不会糊弄,要么不做,要么弄明白再做。在顺德,“无厘头”只能是年轻人的“小可爱”;在北方,“忽悠”是大家公认的“大本事”。

顺德人喜欢放权,因为以乡下人自居,所以主动把事情交给真正有能力的人去办。北方人会觉得,他(经理人)会不会在这中间私吞我的钱;顺德会觉得:我给他的权力就那一点,再贪也贪不到哪里去。这,其实是无为而治的精髓所在。

顺德人不相信所谓的“炒作”之类的东西,他们对市场经济的认识,大多数仍然停留在“原始理性”的阶段,只相信规模,不相信所谓的“附加值”。只做事,不折腾;所以,顺德的企业都很大,顺德的名气反而很小。

如果有100万,顺德人会留给老婆和儿子一半,另一半拿来继续做实业,绝对不会拿身家性命来“搏一把”,更不会在虚拟经济里赌博。所以,顺德人有心情喝喝早茶,这,其实就是“恒产”的观念在起着作用。

当然,顺德也有顺德的问题。顺德的问题是整个珠三角的问题:实业的繁荣带来了高污染;低端工人的聚集带来了高犯罪率。顺德人,至今没有找到解决的办法!

达州定做工服

内蒙古定做西服

四川职业装订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