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毛球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羽毛球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对接移动互联手机产业从混搭走向重构

发布时间:2020-02-11 06:36:44 阅读: 来源:羽毛球厂家

“混搭”,这是近年来流行在时尚领域的一个做法,意思是“不从常规审美思路出发,将不同风格服饰搭配在一起,拼贴、混杂、组合”,最后反而达到随意、张扬个性的效果,形成独特的魅力。

在移动互联(MobileInternet)随着移动通信网络速率的不断提高,逐渐成为一个“不太遥远的梦”的今天,产业界也在不知不觉中掀起了 “混搭”风潮。当然,与“混搭”也可能出现完全缺乏美感的失败效果一样,针对移动互联而引起的产业角色“混搭”也会有成功和失败,而最终的结果,则必定是产业生态链的重构。

生态圈掀起“混搭”风

为了更好地梳理产业,笔者愿意将手机产业划分为两个生态圈(或产业链):广义的手机生态圈和狭义的手机生态圈。

广义的手机生态圈,以手机的产供销为核心,分为上游元器件企业、手机设计公司(IDH)、手机品牌企业 (可以包括制造,也可以将制造外包给EMS)、手机渠道和最终用户,由于运营商在国内(外)手机市场销售中的占比越来越大,因此它也是这一广义产业链中的一个重要部分。

狭义的手机生态圈以手机整机产品的研发为逻辑,将广义生态圈中的前两项细化,分为通信平台软硬件提供商、应用平台软硬件提供商,电源、显示屏、拍照、音视频及其他模组在内的零部件供应链等等。当手机产业对接移动互联时,最直接受影响的是相应的“移动”部分和“ 互联”部分,即通信平台和应用平台。

笔者发现,在迎接移动互联的大潮下,无论是广义的还是狭义的手机生态圈,其中的每一个角色都在为迎接移动互联而“备战”,其核心则是角色串联,在已有的角色定位上再纳入别的产业链角色,很有点“ 混搭”的意思。

运营商、手机商、服务商“不务正业”

广义手机生态圈的产业重构已经看得出端倪。随着苹果公司推出iPhone、 Google,即将推出Gp hone,传统互联网领域的巨人正次第叩响这个行业的大门。如果iPhone能成功(至少它已经成功地震惊了传统手机产业链),不会只是MacOSX系统的成功,不会只是率先推出的多触点技术的成功,不会只是苹果一贯简洁设计的成功,而一定是其完全整合的商务模式的成功。而当Google的Gphone进入手机和移动互联产业链的时候,也一定带着同样可能成功的理由,因为它们已经在传统互联网阵地上训练有素。相同性质的中国企业,笔者十分看好已经磨刀霍霍的腾讯、盛大甚至百度(同时也不应该忽视已经存在的独立移动门户)。互联网公司杀入移动领域,它们以服务提供商(SP)的身份直接冲击运营商的角色,同时,它们还“混搭”进手机品牌商的角色,以便找到硬件平台。

来自互联网巨人的声声叩门声率先惊醒的是移动运营商。为迎战来自互联网的服务提供商,运营商必须着手建立自己的服务体系,最顺理成章的是利用网络便利搭建自己的平台,梦网、百宝箱、飞信,中国移动的这些业务都是这一努力的结果。与苹果、Google都要推出自己的手机同样的道理,运营商要掌控“端到端”平台就必须掌控客户端软件平台,因此,中国移动又纳入了定制手机的策略。移动运营商的“混搭” 图中已经看到了服务提供商和手机平台企业的身影。

而处于强势地位的手机企业当然不愿意轻易被“定制”夺去自主权,强势如诺基亚(根据最新统计,诺基亚在中国手机市场的份额已经超过 40%),已有足够实力在全球建立起一个手机帝国,针对移动互联“自己玩自己的”。我们可以看到,去年以来,诺基亚收购了一系列具有服务平台的SP和CP,范围涉及无线音乐、导航、社群等等,诺基亚要向服务提供商演变。届时,手机变成服务的载体,手机企业和用户的关系从“ 一次性交易”转变为“卖一次手机+卖N次服务”,甚至“送手机+卖N次服务”。很明显,诺基亚“混搭”的结果,是“手机制造商+服务提供商”。

以上只是手机广义生态圈中三个角色串联的典型,不排除其他角色也进行着同样的努力,如传统手机渠道商( 如国美)在取消手机牌照核准后一面贴上自己的品牌卖手机,一面与不同SP合作推服务,最后摇身一变,也是一个兼具 “运营商、服务商、手机商”多重身份的多面手了。

总之,时下广义生态圈中的产业角色很有点“不务正业”,都想着吞并其他角色,这就是移动互联对这个产业的影响。它引起了产业链的不安,即便是暂时处于某环节强势地位的企业也不能逃脱。不安当然是源于对未来的严重不确定性,而不确定性必定伴随着盲目性,所以从举措看,每类企业的角色尝试都是相似的,正因如此,笔者才要称之为“ 混搭”。可以肯定的是,不是每一类企业的“混搭”都能成功,在移动互联生态链中,必定也只有一两个产业的领导者,谁能最后胜出,取决于“混搭”布局中的战略性和严密性。

产业技术链将重构

下游的变化一定会影响到上游产业链,狭义的手机生态圈自然也逃脱不了。笔者发现,移动互联对手机产品生态链中主要环节的影响,竟然也是以产业重构为最终结果,以角色“混搭”为现状的。

前文已经提到,当手机对接移动互联时,手机中最先要改变的是通信平台和应用平台。手机在最初发展中只是单一协议栈的模式,在这种情况下解决方案是专一和单一的,任何厂家想在上面增加或者是改变任何东西都非常困难。但随着多媒体功能和移动应用的增加,手机技术出现了软件平台的分离(操作系统+软件平台)和硬件平台的分离(应用处理 器AP+基带处理器BB),水清木华电信研究总监沈子信称之为“手机构件化”(见下文)。

从理论上讲,这一“构件化”会形成四个产业环节:BB企业、AP企业、OS企业和软件平台企业。实际上,产业现状中也有这样的单一企业,例如英飞凌将AP部分让了出来专一做BB,目前凭借其ULC平台和简单的商业模式取得了很正向的发展态势。但更多的是,这四类企业环节各自组合,希望通过形成一个更大的所谓“平台”概念,掌握移动互联时代的话语权。一个典型的例子,是智多微电子推出了基于Linux的SmartNX Mobile开放式平台,并结合本身的C7280多媒体处理器,推出了Solution -on-Chip的概念。这是AP与软件平台的“混搭”。

实际上,智多微的这种想法来源于诺基亚。诺基亚能取得今天的业绩,是因为它早就在手机品牌企业这一身份下牢牢控制了手机软件平台。诺基亚是Symbian的第一大股东,持有47.9%的股份,诺基亚拥有S60、 S8 0、S90平台,牢牢掌握了软件平台,再根据软件平台去定义芯片,完全捏住了产业链的“龙脉”。从这个角度,诺基亚是手机品牌“混搭” 软件平台的典型。

不过,相比较广义手机生态圈的“混搭”,手机技术环节的“混搭” 思路相对清晰。而且是移动互联越来越强烈,思路也越清晰。因为毕竟每个环节能发挥的能效是受技术所限的,就像BB不可能强大到带动无限数据量的应用,2 G到3G的演进就已经决定了基带处理器必须将核心地位让位于应用处理器一样。当然,在相对清晰的“混搭”模式下,我们现在依然不能看清楚谁家能胜出。“混搭”的结果是什么?什么样的形态能最终定型?这些问题的答案只有等到移动互联时代真正到来、成熟、稳定的时候才能揭晓。

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正在发生的变化已经使原来垂直的产业链更加扁平和多样,“混搭”已经是对原有产业链的重构。

筹划税务费用

中山代理记账单位

香港公司成立费用

广州代理记账服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