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毛球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羽毛球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大健康期盼大中医发力-【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8 11:09:00 阅读: 来源:羽毛球厂家

“大健康”期盼“大中医”发力

能否重塑大健康产业引擎

不知从何时起,中国成为了多个疾病的*大国。粗略统计一下,目前,中国心脏病猝死、癌症发病率分别为全球*,中国糖尿病和高血压患者分别为全球*。

身为国家中医药的当家人,王国强心里沉甸甸的。当年,原国务院副总理吴仪的一纸调令,此前已是原计生委副主任的他授命来到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肩负起强盛中医药的历史使命。在局长这个位置上,王国强一干就是7年。

站在顶层设计,王国强靶向中医药。7年来,从实施治未病宏伟工程到加快中医临床适宜技术推广项目,从组织中医中药中国行科普到开启国医大师评选,从中医药健康管理服务首纳国家基本公共卫生服务项目到中医药资源普查试点在全国范围导入。每*下针,都力在打通整个行业气血运行的通道。

当过赤脚医生,上过中医学院,王国强很早便深谙中医辩证施治的精髓。去年3月,他在两会上提交了将中医药发展纳入国家战略的提案,被业界视为提升中医药业全面发展的重大解决方案,备受业内外的广泛关注。

长期处于被边缘化的复杂社会意识,长久深处跨界混搭式的管理运行体制,多病缠身的中医药若想旧貌变新颜,唯有在统揽全局工作上作到纲举目张,将中医药发展纳入国家战略即大中医战略,则能产生这样的巨效。着名中医临床家、中医文献学家孙光荣对记者说。

作为中华民族原创,中医药学被中国新领导层誉为打开中华文明宝库的钥匙。从客观角度来审视,中医药学孕育蕴含的深邃智慧、核心理念、实用价值、产业效能、药种生发,与当前国家主导的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文明五位一体建设一一对应、息息相关。

值得关注的是,去年10月,国务院公布了《关于促进健康服务业发展的若干意见》,这其中明确指出,到2020年,国内健康服务业总规模达到8万亿元以上,这对整个卫生医疗前行是一个极大的推动。统计数据显示,去年国内健康产值规模仅占GDP的5%左右。

把握大势并在大健康产业中发挥主导作用,当下的中医药必须轻装上阵。业内人士和专家一直认为,目前,制约整个行业发展的瓶颈和障碍尚未打破,而这远非是中医药一个部门所能做到的,国家*决策部门应站在顶层设计来解决。

为避免多龙治水、政出多门、相互掣肘,近年来成立国医部的呼声渐起。作为八五至十二五国家中医药事业发展规划/计划的起草小组成员,孙光荣更倾向在现有结构不变下,当务之急成立国家中医药事业发展领导小组,形成发展中医药事业的跨部委决策常态化机制。

"在当前,有关部门更应引导社会资本投向'治未病',大力构建标准化的中医养生院、中医养生所和中医养生站,推出日常中医调理与诊脉保健的规范化服务,并配置与大医院待遇相同的医保,方是大道正途。"中医专家曹青平坦言。

不看病、少看病、晚看病,这是医改真正的核心与方向。在未来的大健康产业中国医能否担当起来?让我们拭目以待。

中国特色基石并不坚固

中医是中国文化的绚丽瑰宝,更是建设中国独有医药卫生与国民健康体系的基石。然而,这个历经上千年打造的基石,早已变得不那么坚固了。

"养生保健市场发生的诸多问题,这只反映出中医领域遭受的皮外之伤,而此前受到的皮内之伤,则已导致整个中医药行业'血脉不畅'。"一直在民间义务传播中医文化的草根中医学者黄华贵对记者说。

一项调查揭示,在西风东渐这一思潮影响下,我国中医药发展正面临着巨大的挑战,可归结为六大层面,即:中医思维弱化、中医管理错位、中医评价西化、中医技术退化、中医学术异化、中医特色淡化。

在今年两会上,来自中医药界的部分代表和委员在讨论中医药被边缘化趋向时,一致认为"关键在于中央确定的'中西医并重'的大政方针,在执行层面出现偏差。"

*为严重的是,这么多年,中西医并重俨然成为西重中轻。

全国政协委员、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对港澳台交流合作中心主任杨金生在今年两会上对媒体表示,目前,财政投入西医高于中西1倍多。以医院年均财政补助比较,综合医院达到1572.74万元,中医医院仅为662.90万元。

地方现状更是*佐证。统计数据显示,中央和甘肃省两级政府对当地医疗卫生的投入为74亿元,其中对中医投入仅有4亿元;中央和江苏省两级政府对当地医疗卫生的投入为30亿元,其中对中医投入只有2亿元。

更为无奈的是,新医改3年,中医药管理部门职能过弱尚未得到根本改变。

在北京东城区工体西路上,有一栋灰白色的办公楼,大门上方挂了两块牌子,左边是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右边为中国侨联。混搭办公,堂堂一个呵护国人健康的部门竟然不及长安街上某些行业协会的办公条件。

26年前,为了加强对传统医药的管理,国务院批准成立了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由原卫生部归口管理。"挂着'药'字,可却从未被赋予对中药管理的职责和职能,甚至后来更是将中医中药分开,这有违传统医学发展的内在规律。"一位从中医管理部门退下来的老领导感叹道。

目前,隶属国务院的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肩挑两头,同时对中西两类药品负责监管。一位业内人士曾披露,该局在人员的知识背景和数量配置上,西药的比重远远超过了中药,而真正懂中药、钻中医的专业人才并不很多。

按照现行国家行政管理体制,药材种植、中药价格、职业资格、企业注册、中医教育,分别归属在农业部、发改委、人社部、工商总局、教育部五大部门,国家中医药局可分管的也仅是分布于全国的3200多家中医医院。

*为可怕的是,上世纪倡导的中西医结合,在本世纪不知不觉演变为用西医审视、管理和改造中医。

依据西药的理论、标准和方法评审中药,按照西医医院的体系和模式审批中医医院,采用西医标准考录中医执业医师,这些本是有违科学发展观的行为,正在全国中医药领域堂而皇之的大行其道。

在传统医药上曾跟着中国学徒的日本,以仲景方为依据的几百个汉方药可直接生产且不需药监部门审批。而眼下在中国国内,根据经方配置的中成药却要按现代药品的分析方法来做药理和毒理试验。

由此,带来整个行业的不良后果还不止这些。

中药材农残频频出现,中药新品问世难于上青天,中医产业前行如年高艰于步履者,中医队伍建设肾气不足,中医文化传承脑梗严重。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陈其广,曾主持了中医药事业国情调研并担任调研小组执行组长,对整个中医药行业有全面而深刻的解读。在法规、政策、制度、措施中,普遍存在违背中医药发展规律甚至更带歧视性的顽疾,这必然束缚与阻碍中医药的大发展。他强调指出。

当下中医药,谁来为它扶正祛邪、补中益气?

能否重塑大健康产业引擎

不知从何时起,中国成为了多个疾病的*大国。粗略统计一下,目前,中国心脏病猝死、癌症发病率分别为全球*,中国糖尿病和高血压患者分别为全球*。

身为国家中医药的当家人,王国强心里沉甸甸的。当年,原国务院副总理吴仪的一纸调令,此前已是原计生委副主任的他授命来到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肩负起强盛中医药的历史使命。在局长这个位置上,王国强一干就是7年。

站在顶层设计,王国强靶向中医药。7年来,从实施治未病宏伟工程到加快中医临床适宜技术推广项目,从组织中医中药中国行科普到开启国医大师评选,从中医药健康管理服务首纳国家基本公共卫生服务项目到中医药资源普查试点在全国范围导入。每*下针,都力在打通整个行业气血运行的通道。

当过赤脚医生,上过中医学院,王国强很早便深谙中医辩证施治的精髓。去年3月,他在两会上提交了将中医药发展纳入国家战略的提案,被业界视为提升中医药业全面发展的重大解决方案,备受业内外的广泛关注。

长期处于被边缘化的复杂社会意识,长久深处跨界混搭式的管理运行体制,多病缠身的中医药若想旧貌变新颜,唯有在统揽全局工作上作到纲举目张,将中医药发展纳入国家战略即大中医战略,则能产生这样的巨效。着名中医临床家、中医文献学家孙光荣对记者说。

作为中华民族原创,中医药学被中国新领导层誉为打开中华文明宝库的钥匙。从客观角度来审视,中医药学孕育蕴含的深邃智慧、核心理念、实用价值、产业效能、药种生发,与当前国家主导的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文明五位一体建设一一对应、息息相关。

值得关注的是,去年10月,国务院公布了《关于促进健康服务业发展的若干意见》,这其中明确指出,到2020年,国内健康服务业总规模达到8万亿元以上,这对整个卫生医疗前行是一个极大的推动。统计数据显示,去年国内健康产值规模仅占GDP的5%左右。

把握大势并在大健康产业中发挥主导作用,当下的中医药必须轻装上阵。业内人士和专家一直认为,目前,制约整个行业发展的瓶颈和障碍尚未打破,而这远非是中医药一个部门所能做到的,国家*决策部门应站在顶层设计来解决。

为避免多龙治水、政出多门、相互掣肘,近年来成立国医部的呼声渐起。作为八五至十二五国家中医药事业发展规划/计划的起草小组成员,孙光荣更倾向在现有结构不变下,当务之急成立国家中医药事业发展领导小组,形成发展中医药事业的跨部委决策常态化机制。

"在当前,有关部门更应引导社会资本投向'治未病',大力构建标准化的中医养生院、中医养生所和中医养生站,推出日常中医调理与诊脉保健的规范化服务,并配置与大医院待遇相同的医保,方是大道正途。"中医专家曹青平坦言。

不看病、少看病、晚看病,这是医改真正的核心与方向。在未来的大健康产业中国医能否担当起来?让我们拭目以待。

温州工业设计

琼中产品设计

宣城产品设计

苏州产品设计

相关阅读